爱伟达公关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危机公关 > 正文

危机公关

20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拉美经济“失落的十年”

admin2023-12-01危机公关222

来源:媒体滚动

转自:学习时报

1982年8月,以墨西哥宣布无力偿还外债为标志,拉美债务危机爆发。随后,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秘鲁、智利等国在偿还债务时遇到困难,宣布终止或推迟偿还外债。债务危机终结了拉美国家35年稳定发展形成的“拉美奇迹”,拉美经济陷入“失去的十年”。

(1)

1973年爆发的石油危机导致油价大幅上涨,过剩的“石油美元”充斥国际市场,推高了发达国家的通胀率。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从1972年的3.2%上升到1974年的11%,1975年保持在9.1%。为了控制通货膨胀,西方中央银行开始提高利率。1972年美国联邦基金平均目标利率为4.5%,1974年最高超过13%。利率上行导致西方国家经济衰退,美国在1974年和1975年连续两年陷入负增长。

通胀压力缓解后,为了刺激经济,美联储重启了宽松政策。从1975年到1977年,美国联邦基金平均利率大幅下降到5.5%左右,M2(广义货币)增长率超过10%,通货膨胀率又开始攀升。1980年,美国、英国和日本的CPI分别上升到13.5%、17.97%和7.70%,其中英国和日本的通胀水平低于第一次石油危机时的水平,而美国的通胀水平高于第一次石油危机时的水平。总的来说,在20世纪70年代,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普遍宽松,借贷成本较低,因此拉美国家的债务水平在这一阶段迅速增加。1970年,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的平均外债余额为63亿美元,但到1980年已飙升至523亿美元,增长了730%。

1979年8月,沃克尔成为美联储的主席。面对通胀这匹脱缰野马,沃尔克一改常态,对通胀采取“零容忍”政策,实施激进的紧缩政策,收紧货币供应,提高贴现率。1980年12月,美国最高联邦基金利率升至22%。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以浮动利率借款。随着国际金融市场利率上升,借贷成本大幅上升,债务负担加剧,他们只能被动地维持赤字财政和扩张性货币政策。

1981年,巴西财政赤字占GDP的7.81%,存量达到2500亿美元。阿根廷的公共债务存量高达GDP的一半以上。巴西和阿根廷政府不得不依靠大量货币来弥补财政赤字,这直接导致了恶性通货膨胀。1982年,14个拉美国家的平均通胀率高达71.45%。严重的通货膨胀促使拉美国家企业和私人资金大量外流,加剧了资金短缺,进一步扩大了外债需求;同样是在1982年,拉美国家外债总额达到3313亿美元,占该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相当于当年875亿美元出口额的3.8倍。负债率高达331%,还本付息率高达41%。

1982年8月12日,时任墨西哥财政部长席尔瓦·赫尔佐格(Silva Herzog)通知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墨西哥几乎耗尽了所有外汇储备,已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本息”。消息一出,世界震惊,拉美债务危机爆发。随后,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秘鲁、智利、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国也纷纷遭遇偿债困难,宣布终止或推迟偿还外债,拉美经济陷入“失去的十年”。

1982年底,美国等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拉美债务危机是暂时的流动性危机,于是通过注入流动性和债务展期互换的方式进行救助,暂时缓解了债务国的流动性压力,但危机并没有真正解决。1985年以来,美国先后提出了贝克计划和布雷迪计划,通过提供优惠贷款、债务转换、债务资本化等措施缓解了债务压力。这些计划对解决拉美的债务问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由于减债力度有限,资金来源不明,并没有达到根治的效果。

(2)

拉美债务危机爆发后,迅速席卷拉美主要国家,资本加速流出,货币大幅贬值。在美联储的高利率政策下,大量国际资金流出拉美。1982年底,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的平均外汇储备从年初的68亿美元锐减至34亿美元,降幅高达50%。拉美国家的汇率制度立即从“盯住美元汇率”变为“爬行盯住汇率”,普遍高估的汇率大幅降低。例如,1980年,美元对墨西哥比索的汇率为0.0228,1990年超过了2.7。美元升值,以美元计价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1980年至1982年,期货价格指数下跌30%以上,拉美国家出口收入大幅下降,偿债能力大受损害。

随之而来的是严重的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失业和其他问题。危机爆发后,拉美国家经济受到严重冲击。拉美地区GDP年均增长率仅为1.2%,制造业年均增长率仅为0.4%。此外,通货膨胀率继续攀升。从1982年到1983年,拉美14国的平均通货膨胀率从71.45%上升到82.77%,随后进入严重通货膨胀甚至恶性通货膨胀的通道。例如,1990年,阿根廷和巴西的CPI增长率都超过了2000%。据统计,危机期间,拉美国家平均失业率高达15%,有的国家甚至超过20%;地区贫困严重,地区贫困率从1980年的40.5%上升到1990年的48.3%,创历史新高。

拉美债务危机也沉重打击了欧美商业银行。欧美商业银行坚信国家不会破产,向拉美国家提供大量贷款。债务危机爆发后,欧美商业银行出现大量无法收回的债务,损失惨重。例如,以花旗银行为首的9家美国银行占其总资本的176.5%。随着拉美债务危机的旷日持久,这些商业银行也陷入了危机。但由于拉美地区经济落后,且主要发达国家在危机爆发后采取了即时应对措施,危机的外部传导相对有限,主要集中在商业银行领域。

(3)

上世纪80年代拉美的债务危机,既源于拉美国家内部发展的结构性缺陷,也深受复杂不利的外部因素影响,为我们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提供了重要启示。

保持国际收支顺差或平衡,合理控制外债规模。要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稳步提高外汇市场的成熟度和合理性。深化外汇领域改革开放,促进对外贸易和外资稳定发展,巩固保持国际收支平衡的基本盘。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和金融市场的宏观审慎管理,实现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全面监测,合理控制外债规模,筑牢避免资本短期内大量流入和流出的“防火墙”。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互配合,有效应对外部冲击。充分发挥财政政策在结构性调控中的优势,通过税收、投资等手段引导金融经济资源流动,有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实现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创造稳定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充分发挥结构导向作用,支持财政政策发挥效果。完善外部风险应对政策部门协调机制,明确各级政府在风险处置中的具体职责和分类分级应对的参与流程,合理构建压力测试和危机应对方案。

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守住金融风险底线。要提升改造传统产业,推动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促进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现代农业深度融合。继续加大对重大战略、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促进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步下降,努力为实体经济稳定增长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